新闻中心NEWS CENTER
2020-10-12
不畏风起 长林犹存

自古以来便是流言难禁,软舌如刀,即便你盖世英雄,也不见得能有好办法。武臣永远被困于文斗,这是不幸,力挽狂澜的却也是被围成困兽的武臣,这是讽刺。

2015年的一部《琅琊榜》被推上神坛,第一部的神话间接证明了第二部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绝无可能将其超越。因为是续集,所以是烂剧,因为某演员参演,所以是烂剧,如此说辞比比皆是。它真的烂吗?不然!如未观看全片,未知全貌,便做出置评,似乎并不合适。

第二部虽说是续集,但没有接着写登基后的萧景琰,而是转向后一代的萧庭生,长林府的兴衰与日常,京城最耀眼少年的蜕变与成长。相比较于第一部中梅长苏运筹帷幄,搅弄风云,一路逆风翻盘的计谋手段带来的畅快体验,第二部中没有人有金手指,看着很是添堵,它基调沉重,笼罩着“悲”。

风起长林,几多成长。萧平旌,出场时是说着“还是江湖悠远,舒服自在”的鲜衣怒马少年郎,随着父兄的先后离世,他束起刘海,走向“血肉模糊”的朝堂,挑起长林府的责任,成长为家国天下的怀化将军,一路成长,一路失去,跌跌撞撞中长成护持家人的参天大树。萧元启,前期尚且单纯,后期偏执疯狂,结局后再回顾他的初登场,调侃“寒潭小神龙”尾巴的场景恍如隔世,原来转变如此之大,他的这条成长路上缺失了长辈的正面教导。萧元时,嫡子出生,少时即位,家国巨变,亲睹母亲离世,最后面对叛乱者的一个“杀”字,小皇帝长大了,开始有了帝王风范。

风起长林,几多泪流。萧平章浴血沙场,高喊“大梁子民在后,我长林男儿誓死不退”;长子离世,老王爷仰天泪流,大喊:“平章”;萧平旌头戴麻绳,身披战袍为兄长启殡高喊:“噫兴!”;梁帝弥留之际望着哥哥庭生,眼神突回少年时,叫着:“哥哥,哥哥”;萧平旌抗旨而战“此战之后,无论何等罪名加身,我萧平旌一人承担”;萧平旌战胜大渝二十万皇属军,等待他的不是称赞却是处罚,唯有父王着红袍相迎,“以你为傲”;朝堂之上,长林王一身傲骨站在那里,掷地有声的说出“我长林府,无人恋栈权位”;萧庭生弥留之际的“衣冠葬王陵,遗骨归梅岭”;萧平旌凭长林旧令起兵勤王,那一声声“愿追随长林王”……每一句台词,每一幕画面都令人欣慰感动又辛酸叹惋到泪流满面。

风起长林,几多传承。如果说第一部以翻案复仇为主线,那么第二部则是以传承为主线。“一个人本性若善,纵然是烈狱归来,其赤子之心亦可永生不死。”老王爷从苏先生那里所承的赤子之心。“无论将来如何权高位重,千万不可迷失。”“这把龙椅坐起来并不易,越是胸怀忧惧,越是胸怀万民。这朝堂之上,你必须要坐得稳,镇得住!”“你相信什么,看重什么,想做什么样的人,只有你自己才能把握。”这是老王爷向长子、幼子和小梁帝所传的风骨、热血与责任。“风起长林”不是“风起于长林”,应当是“任凭风起不休,长林风骨依旧”,一颗历经风霜雪雨依旧能辩得清、守得住的心,更显弥足珍贵。

在讲短利而不求长思的年代里,《风起长林》传递着家国情、君臣情、兄弟情、父子情、超越于世俗的爱情。其触动观众的是如今缺失的赤子之心,是被名利权位迷失的心境。它于年轻人的意义在于,不管出身如何、经历如何,关键在于守住自我,“你将来是什么样的人,只在于从今日起,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。”

耐下性子、稳下心神去看一看,品读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》这样的国剧,会得到沉淀,会心生骄傲,若仅因一些从众的成见而错过,着实可惜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综合管理部 郭钰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