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NEWS CENTER
2021-01-06
东坡居士

诗词百家,我最为欣赏的便是东坡居士苏轼。他才华出众,这自是不必多言,谁上学时还没背诵过几首他的诗文?只是在年少阅历尚浅的时候,我不能理解其他诗人的满腔报国热情,读不懂他们诗词里对自身怀才不遇、壮志难酬的感慨。这时候苏轼这独一份的豁达就显得尤其不一样了。

初中学到《定风波》时就极为喜爱苏轼,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”这句子我记了好多年。当时只觉得这句子很美也很酷,后来渐渐懂得生命世事无常,很多你以为过不去的大事,放到一生的长度来看,也不过玩闹一般罢了。

谈到苏东坡,很难不去了解另一位对他一生产生重大影响的文人——王安石。《苏东坡传》里对王安石新法下人民生活的艰难有细致详尽的描写,在读之感慨人民生活苦难深重的同时,我对王安石这个人充满了负面的看法。这种先入为主的印象,让我在后来看到一些对变法持正面评价的声音时,着实觉得困惑无比。在我粗浅的认知里,事情与人物都简简单单有好坏之分,而我无法判断他的所作所为。在了解了变法更多的细节后,我终于释然。北宋国力衰微的同时,又面临北方外族侵扰,这是事实,王安石所想也是宋神宗所愿,皆是富国强兵而已。历史其实无所谓真相,王安石之变法不可说不是一次伟大的尝试,他的初衷也不可谓不是为国为民。至于这变法的后果,不是当时的人所能左右的。

在变法初期,苏轼激烈地批评新法,而反对派司马光掌权时,苏轼也并不赞成司马光尽废新法的做法。可以说这也直接导致了他一直被贬谪的命运,那他为什么这么做呢?因为他永远站在人民的立场上,他看到新法中的弊病,看到人民的苦难,但同时他也能看到新法有利于百姓的地方。许是因为宋太祖曾立下祖训,“不杀士大夫及言事者”,宋朝的局势变化,党派之争并不会让当权派整死自己政见不合的人,往往更多的是贬谪。也正因为此,两边不讨好的苏轼虽一生经历多次贬谪,被越贬越远,他还是健健康康活到六十多岁,并为后人留下了无数灿烂的诗篇。

乌台诗案是苏东坡人生的又一转折点,乌台即御史台。北宋的御史弹劾苏东坡写反诗,批评新法,对先帝神宗不敬。他虽因诗而受牢狱之灾,刚刚出狱立即又赋诗两首,连他自己都笑道“我真是不可救药!”。不同于我们现在的写点文章就抓耳挠腮,写诗能带给他的是快乐,是直抒胸臆的畅快。

苏轼始终打动我的,是他对待生活始终豁达乐观的态度,是他身在官场时刻把人民记挂于心的责任感,还有他在无论身在何处都保持的好奇心与探索欲。世人皆知他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,你们可还知晓“无竹令人俗,无肉使人瘦,不俗又不瘦,竹笋焖猪肉”?早在几百年前,这位“吃货”苏先生就开始吃生蚝了。他不是第一个吃西红柿的人,他只是第一个吃了羊蝎子。

在这篇文章里,我没有写苏轼的出生地,没有写三苏同年考中进士的辉煌事迹。我希望更多人看见才名与辉煌背后,那个真实的他。我们都读过他的《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,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……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”。在第一个妻子王弗故去十年之后,他还能记起妻子的音容笑貌。苏轼的诗文中很少有这种无比哀伤的语句,也正因为此,我看到了他对妻子的深情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本埠生产 马仁惠)